搜 索
本页位置:主页 > 岭南文化 >

营商环境的正能量能否来到辽宁义县救救我

2018-05-25 15:48

  求助控告信
  一个被招商引资政策欺骗,被招商政府玩弄,被当地黑暗司法拖延办案、枉法裁判制裁,造成企业成立6年至今无法经营,濒临倒闭的真实经历
  举报控告人:我叫李野、男、37岁、身份证号码为:210727198106236972、家庭电话:0416-7751234
  企业电话:0416-76534560416-7477000
  手机:18066033333邮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名称:义县龙兴型煤生产有限公司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210727564624425F
  注册资本:1000万元整
  成立日期:2010年11月25日
  公司股份出资情况:李野百分之99、金亮百分之1.
  企业经营地址:义县稍户营子镇土堡子村
  义县龙兴型煤生产有限公司是一家环保型煤炭加工企业,以利用废渣,煤矿废弃物,回收,分选优质煤和劣质煤的一家国家支持型企业,它的流水线辅料可以做环保型煤矸石建筑业用砖,整个生产工艺使国家的废弃物排放可以得到有效治理,就是这样的一家企业原本可以很好地在市场中生存发展,可就是在义县这个地界,从投资建厂至今六年,建设用了一年,而建设后的五年时光为荒废时段,他的荒废实属被控告人等共同不作为、乱作为所致,而它在另外的某种平台上为那些不负责任的被控告人成了升迁的垫脚石,成了他们年终招商奖金获得的虚伪之谈。

  被控告人:
  一、义县稍户营子镇人民政府,原党委书记:刘利(被判入狱),张业权(调离),现任党委书记:赵燕勇(在职)
  二、义县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倩(调离)现任院长:董德升(在职)行政审判庭庭长:于博
  三、义县财政局:局长:冯玉明(调离)
  四、义县人民检察院反渎局副局长:郝永红(在职)
  五、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夏志刚
  控告事项及过程:
  一、被控告人违反党纪国法,身为国家干部和党的要求法律法规背道而行,不响应党的号召,有贪污侵占之举
  1、义县稍户营子镇原书记:刘利,用上假税虚报财政收入的名义非法侵占我公司企业补贴款近170万元。(证据见证据文件夹)
  2、张业权:不作为、乱作为,在我公司受到违法查封,审判的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因为查封我的义县法院属于违法查封,超标地查封,而后期已有通过义县人民法院改判的法律文书为依据,就是这种情况下,我找他协调法院的错误查封,他却说无权干预司法无法介入。另我多次找他要求他给我解决企业贷款困难,企业未完善的土地手续、厂房房照等手续时张业权书记以未开县长办公会的名义,足足拖延我2年之久。2013年我公司返还土地价款时他与高利贷拉勾小额贷款公司勾结弄虚作假,配合小额贷款公司出具对我公司不利的虚假手续致使我公司应该返还的土地价款被拉勾公司在我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划走,导致公司不能得到用来启动生产的款项,而稍户营子政府却因把土地出让给我公司后,无理得到我公司土地出让金的政府留成部分,而招商引资政策要求此款项要用于企业发展,而在张业权带领的稍政府根本不顾我企业之困难,自己占有,我多次找他给付扶持资金都遭到拒绝。如果我企业不在稍户营子投资他们会得到这笔资金吗?
  3、赵燕勇(在职),现任稍户营子党委书记,在我多次找到他解决企业面对的现有困难和我与政府之间的官司时,不但不顾事实,还恐吓我,赵书记说:你想好了和政府对抗是吧,有你好果子吃,还指示镇长、财政所长出假证,说什么借助企业平台,垫高收入等,其做法严重影响司法的公信力令义县法院行政审判庭,错判、误判,在我提到假证问题后还给我拘留15日,后因法院感到无理只拘留我4天提前放我出来,行政审判的事在这里不多说了,在法院部分叙述。(证据见证据文件夹) 赵燕勇不顾党风国法公然为了这170多万元在与我公司的诉讼答辩状上直接了当说,为了完成政府的税收任务,没有真实税源,必须借助企业平台入耕地占用税和土地使用税、多么简单的语言,我当时就问他,你违法,凭什么我来配合你,他却很猖狂的说我是政府,有本事你把企业挪走,我呸这是党的干部吗?这话要让书记听到可太带劲了,就看着镇党委书记的架势我的企业就得死在他手里。我多么希望招商引资政策里的任何一条能让我实现一把,什么这个配套,那个优先,还有贷款贴息,做梦都想,可有赵书记我也不可能了。
  4、尊敬的领导我企业占地面积近50亩,本应在2011年底获得土地使用证,然后我办房照,进行融资,生产收回投资,可我公司2012年初下达给我16.5亩土地使用面积,而且是我公司的煤炭堆放区,无法办理房照等其他固定资产手续,也就是说土地证耽误了我太多事情,领导我公司本来投资近3000万元(包含6万吨生产原材料)哪里还有钱啊,企业不能正常融资借款该怎么活啊,有人说我办事经营没头脑,你说谁想到政府还会开玩笑,说话不兑现,一句简单的没指标,就干死我了,本来我打算起诉政府可是还要在义县生存就妥协了,又等了一年多到2013年又下来土地使用面积20亩,这好像在捉弄我,这不是玩笑是什么,我足足等了一年多,我发现土地局竟把指标给那些不是真正建企业而是骗贷款的企业,50-80亩的使用面积人家一次拿到而且马上贷款下来,这些人的企业随后都灭绝了,留下个破企业给银行了,此处如需证据证明说法可找我调查了解。以上是政府不作为,乱作为的一部分内容,我的控告诉求是解决企业的融资借款问题,和办理企业剩余土地使用权面积和厂房房照,能够顺利启动生产。
  二、这个顶风违纪,徇私枉法的院长谁来管?
  这个标题是我曾经发表在网上的一封控告信,由于此处是涉法涉诉的一些控告,如不在投诉举报的管辖范围,请给予转寄有管辖权的单位处理,谢谢。2013年2月6日义县法院吴巨名法官(已死亡在辽阳看守所于2015年因非法占用土地搞开发被省公安厅专案抓捕后死于辽阳监狱)在违背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在当事人没有提供担保的情况下非法超标地查封我公司名下个人名下财产共计1725.88万元(有评估报告为证)而申请人标的只有244万元,案件后我公司及个人提出异议但解决问题是我用站在法院楼顶跳楼寻死换来的,在法律规定的时间,院长及办案人严重不
  负责任,令我公司多项设备损坏,生产用的原材料(低值煤)自燃,受到严重侵害。(这些案件和原判决发生很大变化,都能证明他们的违法侵权行为,我向检察机关举报控告均遭到拖延,还有不差的情形在网上我有很多封控告义县法院的举报信,都是和检察机关同步控告的证据。)行政审判庭的于博,在我与稍户营子的行政诉讼过程中与稍户营子政府官员窜通,发现违法,不移送检察机关或纪检监察部门,为其违法犯罪开无罪绿色通道,我因为此事遭到于博庭长违法司法拘留15日,可能怕我控告,第4日将我提前放出,令我费解。现在部分案件的改判我公司向锦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锦州中法以有两件案件没有执行完毕或再审结束驳回我公司的国家赔偿申请,我拿着锦州中法下达的国家赔偿决定书找到义县法院董院长,现任义县法院院长不顾法律规定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的规定,叫我一会找信访,一会又叫我找执行局,我都被他玩蒙了,作为法院院长肩负着国家交付给他的神圣职责,我的案件本来就是你义县法院错误查封造成,你不能搞新官不管旧账这一套,他的不作为的行为,拖延办案行为,令我公司损失无限扩大,现在我公司急需资金,修复设备厂房等必要性开支,在其他案件中我有申请执行的权利款项,可由于是被告是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是政府机关,法院又不给我执行,总之法院的主要领导,多个案件存在不作为违法办案的行为,由于案件多而复杂,请求领导交检察机关或省高级人民法院,鉴定本人控告是否属实,现在我连上访的钱都没有了,我跪求领导们将没有管辖的控告移送有管辖权的单位,用法律规定来还给我一个合法的营商环境,我代表我的企业给您下跪了......
  三、财政局局长冯玉明乱作为,与稍户营子镇政府共同做假税,骗取省政府奖励资金,我曾经向辽宁省第五巡视组举报控告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夏志刚,侵占我门市房,不给租金等一系列问题,他有为夏志刚徇私舞弊的情形,怕我告他,一次在我找他说稍户营子政府事宜的情形他有可能喝多了,和我讲了什么财政收入从14个亿变成了4个亿,有顺嘴说了,省政府的奖金少了900多万,还说都是我瞎告的,我当时就急了,我说我录音了他一下就挂了电话,以后再也不和我通话了,此处控告被举报人,在其位不谋其责对国家上级政府,虚报瞒报财政收入,骗取上级政府奖金,据说奖金都发给镇长以上级别的官员,有的个人都拿到30万左右。国家税法在他们眼中正是无用啊,这样的官不治理,我们还能有营商环境吗???
  四、义县人民检察院反渎局副局长:郝永红(在职)在我控告法院,稍户营子政府过程中,违反法律规定办案,既不给我立案手续,又没有不予立案的裁定,将锦州市检察院转办案件一压在押,为这些官员犯罪开设通道,夏志刚就是典型的案例,夏志刚我在义县控告一年之久,他们说查无证据,后锦州纪委直接将夏志刚承办,这说明义县检察院的官官相护行为是不可能符合党的号召,党的纪律的,这样的地方能有营商环境吗?由于事情繁琐,如真能解决诉求,本人愿24小时待命,提供证据,如果查办,我不担心保密情况,如果不办还请领导给我保密,以防我再受伤害。
  五、再次控告夏志刚
  2015年以实名向辽宁省第五巡视组举报义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夏志刚五月2日市纪委两名同志把我约到锦州,核实了解我举报案件的证据情况,证明举报属实,5月4日上午8点50分左右,夏志刚被锦州纪委带走,后市纪委告诉我夏志刚被纪委宣布立案调查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虽然他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但遗留的问题令我头疼。现在我作为公司99的股生产启动就是我自己的事,市场局属政府机构占用我门市房1100平米14年之久不给我房租,我擎等着生产呢,现在正是储煤的最佳时期,煤炭价格现在一路狂飙,我早日得到房租就早一天储煤,可是(2016)辽0727民再1号判决书下来至今已有7个月之久,政府就是不给钱,法院也不给我执行,我不知该怎么处理,现在总说不许侵害百姓利益,辽宁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也说不许侵害企业利益,可是我的这些遭遇应该怎么解决,请领导们为我的企业做主,主持公道。




  平整土地:
  河沙:2200车×45立方米×70元/立方米=6930000元
  基础建设用料:
  石头:460车×11040立方米×90元=993600元
  沙子:950车×25立方米×70元/立方米=1662500元
  水泥:1693.5吨×360元=609660元
  人工:1455840元
  红砖:523800块×0.35元=183330元
  码头砖:642拍×600块/拍=385200块
  2万平方米×36元/平方米=720000元
  石粉:1700立方米×100元=170000元
  钢筋:20吨×4800元=96000元
  运费:河沙:2200车×350元=770000元
  石头:460车×100元=46000元
  以上合计:13786090元


  此致


  案件举报人:义县龙兴型煤生产有限公司

  法人代表:李野

  2017年7月29日

  注:相关举报事实附证据文件夹本人愿为举报事实的真实性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友情链接: